hh77_生死13小时

2020-01-10 09:38:55 来源:互联网

hh77_生死13小时

hh77,找到郑志彬,消防员赶紧递上水。

医务人员在做简单的治疗。

转移路上,救援人员小心翼翼。本栏图片均由潮州消防提供

生死救援 动魄惊心

“找到我的那一刻,每个消防员眼睛都红红的,我永远无法忘记他们那关切的眼神……”冷锋过境,潮州乍寒还暖,恢复中的郑志彬在家人的陪同下,迈着一瘸一拐的步子去送锦旗。“这一天我等了差不多有半年。”他说,家人曾提议代送锦旗,他不同意,执意要等身体恢复后自己去送。

半年前,郑志彬在潮州湘桥区将军山采药时,不慎失足从二三十米高的悬崖跌落。将军山是荒山,山高坡陡,救援人员用了13个小时才捡回他一条命,郑志彬特别感谢他们,“现在听到警笛都有亲切感。”他说。

那一夜,郑志彬到底经历了什么?

南方日报记者 郑淼鑫 达海军 统筹:邵一弘

53%

一脚踩空 跌落悬崖

郑志彬今年41岁,是梅州市丰顺县人,在潮州定居已有12年。他从小在山里长大,是祖传看跌打的医生,对各种山草药有一定认识,平时有些上火中暑,都会散步到将军山采草药回家煎服。

时间回到半年前。

6月27日16时10分,大雨后的将军山泥泞湿滑,泥土还有些松动,对郑志彬这个山里长大的人来说,实在感受不到半点危险。因为身体有中暑的前兆,郑志彬和往常一样上山采草药解暑。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差点丢了性命。

18时,看天色渐暗,为了尽快下山,郑志彬选择走一条不太熟悉的捷径。走到半山腰一处悬崖边踩上了一块看似稳固的石头,不料石头底下的泥土松动,他跟着石头一同掉下悬崖。“掉下去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下坠途中,他慌乱中抓到一根树苗,树苗承受不住,“啪”的一声折断了。郑志彬随后重重着地,只觉得眼冒金星,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昏迷了过去。

19时,郑志彬因为腰部剧痛醒了过来,发现下半身没了知觉,意识到身体的伤不容乐观。但他仍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用手按摩腰部背部看能否缓解症状。

20时,郑志彬看了一眼手机,只剩下53%电量。“最先想到的就是报警求助。”多次尝试起身未果后,他选择报警求助。随后打给妻子说自己在山上摔倒了,没法走路。“电话中他说话很清晰,也很镇定,我以为他最多就是扭伤了脚。”郑志彬的妻子还没意识到丈夫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叫上一个亲戚,她穿着拖鞋出门了。

40%

搜寻无果 众人发愁

打完电话后,口干舌燥身体又疼痛难忍,眼看天色越来越暗,郑志彬躺在悬崖底下不禁悲从中来。“当我躺在悬崖底下时,周围一片漆黑,唯独深邃的天空一颗星星在闪烁,那闪亮的星星就像妈妈的眼睛一眨一眨,似乎在鼓励我一定要坚强,等待着救援……”

20时35分,湘桥凤新派出所民警蔡鸿和同事两人到达将军山。不久后,接到110指挥中心通知,120救护人员也赶到现场。由于不知道郑志彬的具体位置,蔡鸿联系上了郑志彬,询问他上山的具体位置,找到他的车后,与救护人员沿着他上山的路,边鸣笛边搜救,最后通过警笛声确定大范围。蔡鸿一边安抚鼓励郑志彬,一边提醒他不要随便打电话,保留电量。“听到警笛声,我感觉就要得救了。”蔡鸿的安慰和提醒给了郑志彬极大的信心。

21时30分,郑志彬的妻子与亲戚到达现场。大家想着用位置共享来寻找,谁知将军山偏僻,信号不稳又比邻韩江,位置出现了极大的偏差。当地熟悉山路的热心群众一同加入搜救行列,又经过一个多小时寻找依旧无果。此时郑志彬和妻子虽有担忧,但仍很信任民警。

22时30分,郑志彬手机只剩下40%电量。潮州市消防支队救援指挥中心接到公安局转警。经过多次上山下山,第一批搜救人员体力透支,民警请求消防增援。

26%

勘察地形 重做方案

22时45分,消防开发区大队到达现场。“看到全副武装的消防员,就有种莫名的安全感。”郑志彬的妻子认为,只要消防员出动,就一定能找到人。然而,山高路险,还有滑坡隐患,搜救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在家属和当地村民的配合下,开发区大队利用无人机和郑志彬边联系边展开搜索,历经1个小时的搜索也只能大致确定方向。出乎所有人意料,承载希望的消防救援队伍也“无功而返”,搜救陷入了僵局。

23时45分,经过和无人机联系搜救,郑志彬手机只剩下26%电量。长时间不动加上受伤,他的腰背愈发锥心地疼,一次次的搜救失败,让他渐渐失去了信心,躁动不安。另一边,看到专业的消防员也找不到人,郑志彬的妻子急哭了,她越来越紧张,催促着席地而坐的救援人员赶快上山救人。这时,蔡鸿担心郑志彬和妻子彼此的情绪会互相影响,边安慰他们边提醒不能再乱打电话了,要把电量用在关键时刻。

28日0时45分,增援的消防湘桥大队到达现场,与开发区大队对接后,进一步与郑志彬联系。根据他对地形和周围环境的描述,对多处山脚进行勘察,判断被困者上山路径,重新制定救援方案。

1时20分,救援方案确定后,湘桥大队组成6人的搜救小组携带救援物资装备,在当地村民的配合下,按既定路线上山搜寻,搜救组在确保救援人员安全的前提下,不断呼喊,扩大搜救范围。

2时10分,搜救组到达山顶,通过电话联系和灯光探照的方式,最终确定郑志彬在半山腰的某处悬崖,具体位置还有待进一步确认。但由于雨天路滑,且道路不通,搜救组只能原路返回,重新制定方案。当搜救人员回到山脚时,所有人汗水已湿透衣背。经过简单的休整之后,第二搜救小组再次上山。

12%

伤者崩溃 亲人失控

3时10分,离郑志彬报警已经过去了7个小时,他手机电量仅剩12%。

“在悬崖下的每一分钟都觉得特别漫长。”一次次的搜救失败,加上手机电量慢慢减少,郑志彬崩溃了,他感觉生不如死,希望救援人员快点带水和止痛药来。和妻子通话中一直喊着“快啊,快啊,我快死了”。妻子电话中知道他情绪激动,但又无能为力,情急之下流着泪就想独自往深山中寻找她的丈夫。至于去哪找,她也不知道。

“我们可不想因为你的冲动,再救另一个。”蔡鸿制止了她。

8%

锁定范围 出现转机

4时,郑志彬手机电量只有8%。而这时,他看到了一架无人机在他的正上方约100米的位置,赶紧让它降下来,直到约50米的位置,他打开手机的闪光灯。

终于,郑志彬妻子和消防员透过无人机的镜头,看到漆黑的环境下一个白色的光点,位置确定了。

但由于通往郑志彬所在位置没有现成道路,山间也渐渐起了雾气,救援工作并不容易。

0%

咬牙坚持 终于脱困

5时17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在当地村民的配合下,消防员成功找到郑志彬。这时,他的手机电量正好用完,自动关机了。

“找到我的那一刻,每个消防员眼睛都红红的,我永远无法忘记他们那关切的眼神。”经过一夜的艰难搜救,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身体疲惫和心理压力也得到了释放。

找到人仅仅是救援成功的一半。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因来时的路十分陡峭,救援人员无法从原路下山,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寻找合适路线返回山脚下,汇报救援情况,并带领山脚救援人员和器材再次上山;一路人员留守现场,安抚被困者,防止二次伤害的发生。

7时45分,搜救组第四次向山上进发,经过45分钟的艰辛攀爬,重新回到了郑志彬身边。对他进行简单包扎后,运用多功能担架抬着他下山。“当我躺上担架的那一刻,那颗如同妈妈眼睛的星星看不见了。”

“快一分钟将被困者送至救护车,他就少受一分苦。”路上,救援人员一路小心翼翼,生怕造成二次伤害。其间,救援人员有滑倒的,有被树枝割破皮的,有累得两眼发慌的,但是大家都咬牙坚持。

9时40分,郑志彬终于被安全送至救护车上。

郑志彬在医院检查过后,被通知需要做手术,但术后有可能半身不遂了。幸好,他这半年恢复得很好,如今走路也越来越稳。

“通过这段经历,我更能理解公安、消防的工作了。”对郑志彬来说,那个漫长的夜晚如同新生,历经生死之后,充斥内心的是满满的感谢。

“你不用太在意,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身体恢复得怎样,以后上山要注意。”接过锦旗,民警和消防员轻叮嘱郑志彬,对他们来说,救人只是本职工作。



上一篇:18个奇葩的雕塑作品,颠覆你的想象力

下一篇:《走近科学》竟真的完结了!网友担心起主持人:没想到迎来大结局

(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