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博怎么登不进_从平原完小到平原师范 解放初期我艰奋学习的五年

2020-01-09 09:43:24 来源:互联网

亦博怎么登不进_从平原完小到平原师范 解放初期我艰奋学习的五年

亦博怎么登不进,文|霍兴泉

1949年春节后,在县文教科长邓汉桢的劝说下,我放下村小学教师的工作,前往平原县城报考第一完全小学。鉴于当时个人文化水平不高,又没有系统的学完小学四年级的课程,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加之贫困窘迫的家庭状况,觉得考不上倒还好。我要是考上到平原念书,家中抛下70多岁的奶奶,身体不太健康的妻子,再加上出生刚满两个来月的女儿,老的老,小的小,她们的日子该怎么过啊!再说,读书要花钱,家里的农活又缺人手,翻来覆去,举棋不定,夜不成寐。后来还是妻子的真情实意打动了我,她反复表示一定要我好好去考,只要考上就去念,家里的事不要管,天塌下来她顶着,就是要饭讨食也供我去上学。此刻既然她的决心这么大,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报考前的那天晚上,我们哭着说,说着哭,整整谈了半宿。最后我横下一条心,决不辜负她的期望,到平原一定要考出好的成绩。鸡叫前吃了点东西就急忙上路,天刚亮就到了应考的学校,在校考了一天又摸黑走回家,吃了饭又美美得睡了一觉。

真是天遂人愿!十天后发榜,我竟以优异成绩被录取。妻子得到这一消息也十分开心地笑了起来,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金榜题名的快感,接着母亲和妻子为我准备好行装,五天后即三月九日到县城上学。

从偏远的乡村到平原县城,真换了一种心情。第一完小规模很大,设施齐全,师资水平高,教学能力强,是全县最好的完全小学。从入学开始,我就一个心思用在学习上,拚着命地学。为了减轻学习给家庭带来的经济负担,住校学习几个月后,我征得校方同意,变住校生为通校生,住在十字街路北我村杨富祥开设的广兴茶庄,在他门市后的仓库里安了张小床休息,星期六回家拿点干粮、咸菜,做饭时让人家熥一熥或用开水泡一泡,吃了就去上学。这样既不拿伙食费也省了住宿费,晚自习后加班学习又没人管,真是又省钱又方便。后来,为利用业余时间赚点钱补贴学费,经学校同意,在传达室对门一间闲屋里,我与同窗好友魏兴顺合资,办了一个“学生消费合作社”,经营同学们常用的文具用品和小咸菜之类的东西。商品直接从济南进货,价格比街上便宜,买卖还真不错。一般两个礼拜去济南一次,早去晚归,坐火车来来往往也挺方便,学习、买卖两不误,赚的钱够学习花用,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赞扬。

在校学习期间我是非常用功的。尽管我是通校生,又兼做小生意,但从未因此上课迟到。不仅课堂上虚心听讲,认真做笔记,下课后对老师布置的作业也都一丝不苟的全部做完。除此之外,每天晚自习后回到住所,我点起煤油灯,看看古典小说,解解数学难题,背背数学公式,写点短小文章,复习一下记不牢的课文,总之每天晚上坚持学到十点半左右。这样我比其他同学学到更多的知识,像《算数难题解》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全部演算了一遍。由于我学习刻苦用功,每次期末考试成绩都不错,是全班为数不多的“优等生”。除搞好自身学习外,我还负责本班和学校里的许多事务性工作,当过班长,担任过学生会委员和学生会主席,是全班公认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因此学校一建团便于1950年1月发展我为首批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更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毕业前夕还被选为全县唯一的学生代表光荣地出席了平原县各界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两年过去。1950年底我以两年平均89分的优异成绩拿到了小学毕业证书。毕业后,我先报考济南三中、志愿军卫生学校和解放军雷达学校,最后报考平原师范学校,结果四校先后都录取了我,且开学和报到时间早晚不一。将何去何从,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鉴于当时的家庭状况,如果就读济南三中,毕业后虽能继续深造,有更辉煌的前程,但高昂的学费家庭难以承受;去志愿军卫校或解放军雷达学校虽然吃饭、穿衣、学习都免费,但毕业后到部队服役,难以照顾家庭老小;后经反复考虑,还是上既管吃饭、毕业后又不远离家乡还能继续当小学教师的平原师范较为合适,而且我的这一想法也得到奶奶、父亲和妻子的赞同。

说句实在话,这两年我能够坚持学习,多亏爱妻宝芳在家操劳和父亲的积极协助。特别是宝芳,她既要照顾好年过古稀的奶奶,又要侍弄好幼小的女儿,还要干田间的农活,真可谓里里外外一把手。她从来就很自觉,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心胜要强,凡是自己能干的如锄地、间苗、锄草、摘拾棉花、收割庄稼等等,都是起早摸黑一人干。活忙了一干就是一天,中午吃在田间,孩子饿了奶奶抱着重孙女到地里吃奶;冬春有点闲工夫,宝芳还和奶奶一起纺线织布赚点钱。像这样可心能干的女子实在是难得,我不能为了个人的前程再给她增加负担了!

平原师范学校1931年建立。是韩复榘主鲁期间,由当时的教育厅厅长何思源主持建立的山东省最早的8所乡村师范之一,始称“山东省立第五简易乡村师范”,当时具有较强的知名度和吸引力,许多小学毕业生都希望到该校就读。这年招收150名学生,而报名应考的多达1500多人,录取率为十分之一。

该校有着悠久的光荣传统,为国家、为民族培养了大批人才,为革命、为教育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共产党员马霄鹏、李竹如早年在平原师范任教,赵键民等革命前辈曾多次到该校进行革命活动,撒下了抗日救国救民的火种,马诚斋、赵毅、高俊岳等早期投身革命的老同志,也是在该校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平原师范是平原县乃至鲁北早期的革命发源地。想到我即将步入该校学习深造,尔后做一个光荣合格的人民教师,服务于人民教育事业,我感慨万千。

1951年3月1日,我步入平原师范,开始了为期3年的学习生活。学校不仅教学设施完善,而许多教师的政治、文化素质又非同一般,且学校生活搞的也很好。在这所学校我可以说有学不尽的文化知识,吃不尽的美食佳肴。到该校学习我如饥似渴奋发努力,不敢有丝毫懈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遇到了对我精心培养达两年之久的语文教师陈德恩先生。这位恩师有渊博的文学知识,高超的语言表述能力,富有感情的朗读技巧,丰厚踏实的写作功底和扣人心弦的讲课艺术,尤其是他对学生认真负责的精神和情操高尚的做人风格,无一不为学生所折服。可惜第三学年陈老师调回原籍南京,不然我从恩师那里还能学到更多的东西。陈老师教育我养成多读、多看、多问、多写、多改的“五多”习惯,这些好习惯伴随我一生,成为我参加工作后到处倍受欢迎的基础。除陈老师外,其他如数学教师王少逸、赵振鲁,理化教师于迪、孟宪亨,史地教师朱坤维、万振吾等由于教学认真,方法得当,也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使我受益匪浅。

1953年春天,妻子宝芳得了肺结核,在家多方求医,药吃了不少,钱花了很多,但疗效不佳,无奈我将其带到县城就医。那时岳父正在县城交易所工作,住在西南街史家大院,此处离师范不远,妻子住在那里我照顾起来倒也方便。因岳父岳母(宝芳之继母)感情破裂,岳父在县城,岳母在韩庄,离婚闹得正激烈。宝芳住在那里,白天我生活学习在学校,晚上回来休息,对她侍候照顾,对学习也没什么影响。不过她看我每天来回跑,晚上回来还要煎汤熬药做这干那,一直忙个不停,总觉心里过意不去,有些事不等我来就提前干完,使我更加难过。我不断对她说,为你做这点小事我心甘情愿,比之你对我的恩情,尽这点心这点事算不了什么;要不是你在家四年多硬撑着,饥一顿饱一顿,辛辛苦苦,也不至于得这个病。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并说她是我的人,做这些应该、乐意,而且得这种病与你无关。其实她的病是长时间心情不舒畅,吃不好睡不好引起的。因为她个性强,爱脸面,父母闹离婚使她觉得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加之有些人的闲言碎语,心情越来越不好。但经我不断劝说开导,花了不少钱,在康复医院大夫们的精心治疗下,几个月后她的病基本痊愈。这时她不断对我说,病好的差不多了该回家去了,何况她也牵挂在家的女儿,无奈只好拿了些药片将其送回老家。

在平原师范学习期间,我除搞好学习之外,其他工作也非同一般,是学校里的积极分子之一。我当过班长、团支部书记和学生会生活福利部长,并参加过学校组织的多种社会活动,如晚上到农村演话剧、说相声宣传“抗美援朝”,到县城街头宣传“三反”、“五反”和“消灭细菌战”,课外活动扒城墙垫操场等,无一不是活跃分子。1953年12月15日,我以三年学习总平均90.8分的优异成绩拿到平原师范毕业证书。次日清早全校48名同学分乘三辆马车赴临邑县文教科报到,从此我正式走向工作岗位。

(作者为平原县政协退休老干部)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上一篇:A股底部迎修复式反弹 基金经理齐呼乐观一些

下一篇:用阳光来赚钱?这种扶贫模式在荒山也能搞!

(编辑:匿名)